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社情信息
美国QE4与非常规货币政策
来源: 民建陕西省委 日期: 2014-4-26

 

2012年12月12日,美国在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QE3)刚满三个月之后,再次推出了QE4, QE4对未来经济金融的影响,引起了广泛的注意。本人认为美国在推行QE4中所实施的非常规的货币政策,更应当受到人们的重视。所谓非常规货币政策,是指与一般常规条件下货币政策操作迥然不同的一种操作方式。

与常规货币政策相比,非常规货币政策在理论和实践上具有以下特点:一是货币政策目标不同。为维护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的稳定,美国这次将货币政策目标确定为防范金融风险扩散和促进经济复苏,而不是先前一般意义上的所谓四大货币政策目标。二是中介目标不同。美国这次始终将流动性是否充足作为货币政策的中介目标,并不遗余力的为银行间市场和信贷市场提供了大量流动性,而不再坚持长期以来所实施的控制利息率和货币流通量等中介目标。三是传导机制不同。鉴于危机以来金融机构资产负债表严重收缩(硬负债软资产)以及信贷市场严重破坏等问题,美联储这次突破了传统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束缚,在向金融机构提供短期流动性的同时,通过大规模购买资产,绕过金融机构直接向借款人和投资者提供流动性,以降低融资成本,减轻信贷市场破坏和金融恶化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四是融资工具不同。美联储打破常规,在大量购进国债的同时,还大量购进了包括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各种商业票据、公司债券在内的多种债务工具,以促进信贷市场的恢复。五是政策策略不同。即在强调注入流动性和控制低利率的同时,将其政策重点放在管理公众对未来利率水平的预期上。重视承诺效应,注重引导预期,这是本次美国定量宽松政策的一大特点。六是理论依据不同。早先凯恩斯主义认为,当名义利率为0或接近0时,投机性货币需求对利率的弹性将变得无限大,货币政策将陷入失效的“流动性陷阱”。但近年以弗利德曼为代表的货币学派则认为,货币政策失效的“流动性陷阱”实际上并不存在,尽管利率处于极低水平,货币政策依然继续能够有效,货币数量的变化对摆脱经济萧条具有极端重要的作用。而能否摆脱通货紧缩的关键在于是能否管理好公众预期。货币主义学派为美国推出量化宽松政策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美国量化宽松政策自然具有国家利己性,但其面对危机所实施的一系列理论和政策创新,无疑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中央银行如何应对金融危机的实践,是人们难得的学习和借鉴的经验素材。面对美国量化宽松政策,我国中央银行应当进一步改善和加强宏观调控,为金融市场和金融创新发展提供稳定的金融环境。

第一,货币政策宜稳中偏紧。宏观调控政策的制定和执行要十分地谨慎,要注意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以及在执行中的前瞻性、灵活性和针对性,在注意一种倾向的同时,要注意另外一种倾向。随着美国QE4的推出,国际宽松的流动性必将推动全球大宗产品价格上涨,未来国内通胀压力加大,因而我国货币政策宜稳中偏紧,而不宜过分关注增长速度而放松货币控制。当经济金融形势发生变化,确实需要对宏观政策进行调整时,要尽可能通过微调平稳过渡,避免政策在执行中大起大落。

第二,要高度重视对金融市场风险的监测和防范。未来的金融危机在很大程度上将表现为金融市场危机。因此,人民银行必须根据金融发展的这一新变化,及时调整工作重点,更加重视对金融市场风险的监测和防范。一方面要不断扩大危机救援的对象范围,另一方面在救援方式上要有所改变,即由对商业银行一对一的资金支持,改变为对整个市场输入流动性,以保持公众对市场的信心,维持市场功能的正常发挥。    

第三,要从更广的范围监测流动性的变化。随着金融创新和金融机构表内外业务的发展,传统的资产和负债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因而中央银行在货币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中,不仅要关注货币供应量,社会融资规模,还应当通过建立全面的金融统计,弥补信息缺口,以加强对市场流动性的监测和管理,并在此基础上实施正确的金融调控措施。

第四,要建立全社会资产价格监测体系,加强对股票、金融衍生产品市场价格的监测和管理。美国在货币供应量没有发生明显变化情况下,市场流动性所以会出现突然短缺,其原因是以次级贷款为代表的金融资产的市场价格骤然大幅下跌所致。金融衍生产品的市场价格与其市场流动性直接相关,并影响和危及金融的稳定。我们绝不能对各种资产市场价格的剧烈波动而无动于衷。为维护币值和金融稳定,中央银行有责任密切关注种类资产市场价格的发展动态,并通过建立预警指标体系,及早进行干预。

 

(反映人:民建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研究员武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