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回眸
孙起孟:推动多党合作制度写入《宪法》
赵 宾
来源: 民建中央网站 日期: 2015-5-15

孙起孟(1911—2010)

  孙起孟,中国著名的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第七届、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第五届、第六届中央委员会主席,为会的创建和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一、参与发起组织

  1938年,孙起孟从昆明赴重庆,任重庆中华职业教育社总书记。抗战胜利后,他积极投身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参与筹组创立民主建国会,并担任常务理事兼秘书处主任,负责日常工作。
  《胡厥文追忆:当年为什么创办民建》载:1945年8月21日下午,胡厥文在重庆六厂联合办事处接待了到访的黄炎培和杨卫玉。谈及胜利后的国家前途、三人一致认为,在建设中,重工业是首要问题。民族工业界不能只埋首搞实业,还必须有一个自己的政党,取得应有的地位,井商定以迁川工厂联合会和中华职业教育社为基础,发起组织一个新的政团。胡厥文还提了一个建议,他认为工商界人士大多不关心也不擅长政治活动,要成立自己的政治团体.还“必须联合社会上对政治研究有素的高明人士共同参与,才能相得益彰”。他们议决邀请章乃器、施复亮、孙起孟三人参与组织的筹备工作。
  由此,至12月16日民建会的诞生,历时118天 开会24次,孙起孟积极参与。
  《黄炎培日记》:“9月17日晚,与孙起孟、杨卫玉深谈政治组织。” 22日中午,黄炎培、胡厥文、杨卫玉、胡西园、孙起孟、章乃器等,在胡厥文家会谈章乃器起草之纲要。26日下午,黄炎培、杨卫玉、孙起孟三人深谈民建组建。29日中午,黄炎培、胡厥文、杨卫玉、胡西园、吴羹梅、章乃器、孙起孟、章元善等在冉家巷章乃器家餐会,商定组织名称为“民主建国会”。
  10月1日中午,黄炎培、胡厥文、杨卫玉、胡西园、孙起孟、章元善、吴羹梅、章乃器八人在冉家巷章乃器家,胡厥文主持会商民主建国会政治主张草案,孙起孟记录。3日夜,冉家巷章乃器家民主建国会会餐,黄炎培、胡厥文、章乃器、杨卫玉、孙起孟、吴羹梅、章元善、李烛尘,讨论通过《民主建国会政治主张》二十条。6日下午五时,黄炎培、胡厥文、胡西园、吴羹梅、章乃器、章元善、杨卫玉、孙起孟八人,冉家巷续谈政治主张草案定稿,讨论组织原则及征求人选。
  11月16日晚,胡厥文任主席主持民建会,黄炎培、胡西园、章乃器、章元善、施复亮、徐崇林、孙起孟、张雪澄九人参加,决定将《民主建国会政治主张》改为《民主建国会政治纲领》,章乃器、施复亮、张雪澄、孙起孟研究政治主张。23日午后,胡厥文、章乃器、章元善、胡西园、徐崇林、张雪澄、孙起孟等,前去菁园黄炎培家开民建会。28日,民主建国会筹备会议在迁川工厂联合会举行,30多人出席了会议。会议推举黄炎培、胡厥文、章乃器、胡西园、孙起孟、章元善、施复亮、酆云鹤、胡子婴、辛德培、黄墨涵、张雪澄、陈之一(钧)、徐崇林、周子义(焕章)为筹备干事。
  12月16日下午,民主建国会成立大会在重庆白象街西南实业大厦举行,孙起孟当选为理事。19日,笫一次理监事联席会议,孙起孟当选为常务理事。20日,笫一次常务理事会议决议,孙起孟兼任秘书处主任。
  二、响应中共“五一口号”
  《中国民主建国会简史》载:毛泽东于1947年年底发表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阐述了中共对待民族资产阶级的政策,给民建和工商界以极大的鼓舞。
  1948年1月,民建组织会员秘密学习《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在一次核心层的聚餐会上,商定要早日派人与香港中共组织和各党派保持联系。随后,王纪华、盛康年等频繁往来于沪港之间,听取在港中共代表的意见,并向上海同仁传达。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号召“全国劳动人民团结起来,联合全国知识分子、自由资产阶级、各民主党派、社会贤达及其他爱国分子,巩固与扩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为着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而奋斗。”“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五一口号”是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建立联合政府的行动纲领,很快得到在香港设有总部或有代表机构的民主政团的响应。当时,黄炎培正在上海。他获得消息以后,曾与张澜等商谈响应的事宜。5月14日,盛康年由香港带着沈钧儒给张澜、黄炎培的信,回到白色恐怖笼罩的上海,介绍了在港的各民主党派响应“五一口号”的行动和立场。随后,民建于5月23日在上海秘密举行了常务理、监事联席会议。出席会议的有黄炎培、胡厥文、施复亮、张伯、杨卫玉、盛丕华、俞寰澄、王纪华、陈巳生、盛康年、郑太朴等。经过讨论,一致通过了“赞成中共‘五一’号召,筹开新政协,成立联合政府。并推章乃器、孙起孟为驻港代表,同中共驻港负责人及其他民主党派驻港负责人保持联系”的决议。
  这个决议,是民建在发展历史上的一个极为重要的里程碑,标志着民建政治立场、政治纲领的转折。它实际上宣布民建放弃了最初成立时“不右倾、不左袒”的中间路线,在国共两党的激烈斗争中,最终选择了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中共团结合作的立场。这一事件,为以后民建事业的发展,奠定了正确的思想基础。
  12月4日,在香港的章乃器、施复亮、孙起孟、王却尘、俞寰澄、杨美真决定,与民革、民盟、农工党、致公党等联名发表《民主建国会与各民主党派为保护产业保障人权告国内同胞及各国侨民书》,这是民建转入地下活动以来,第一次以组织名义参加签名的政治文件。
  1948年11月和1949年1月,中共中央两次致电中共华南分局,邀请在上海和香港响应“五一口号”的各民主党派和爱国民主人士代表进入解放区,共同商讨筹备召开人民政协和组织联合政府等问题。民建总会接到邀请后,黄炎培、胡厥文、盛丕华协商决定,推派章乃器、施复亮、孙起孟代表民建到解放区参加新政协的筹备工作。
  三、把多党合作制度写进宪法

 

  

1993年初,民建中央就多党合作写入宪法问题召开座谈会,右二为孙起孟

 

  1989年中共中央颁发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简称“14号文件”),明确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
  1993年,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将对宪法部分内容作出修改,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主席孙起孟力主抓住时机,动员民建上下一起努力,希望能在修改宪法时把这一内容加进去。
  《中国民主建国会简史》“参与宪法修订”载:1993年1月,孙起孟邀请了部分会内外法律工作者,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写入宪法的问题举行座谈,随后开展了调查研究工作。
  2月14日,中共中央向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了关于修改国家宪法的建议,其中提出了8条建议,并没有涉及多党合作问题。
  2月22日,时任民建中央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李崇淮受民建中央委托在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0次会议上发言,建议“在宪法序言中增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
  3月1日,民建中央正式向中共中央提出把多党合作写进宪法的建议。在3月6日江泽民主持的会上,孙起孟再次建议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写进宪法。
  民建中央孙起孟生平事迹展中陈列着孙老亲笔签署民建中央的建议和他的一些手稿,民建中央的建议得到了中共中央的采纳。
  3月14日,中共中央向八届人大一次会议主席团提出了《关于修改宪法部分内容的补充建议案》,其中第一条就是在宪法序言第10自然段增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最终,八届人大一次会议全体代表正式通过了这一修改宪法的建议。
  后来孙起孟回忆道:“鉴于领导的和制度已经成为我国中的基本制度,并在我国人民政治生活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中央领导层考虑向中共中央建议把上述的基本政治制度载入我国宪法。当时我们对于这项的表述并未进行过深入的研究。我记得,此事由我与在人大常委会分管立法的副委员长联系,请他转述民建中央的上述意见。后来汉斌同志告诉我,中共中央提出的关于宪法修正案的几点补充建议已经采纳了民建中央的这项建议。在此期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民建中央副主席也在人大常委会会议上就此建议作了发言。”
  “于3月29日通过了,其表述为‘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我以为这段话虽然着笔不多,但对我国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具有重大、深远的指导、推进意义。‘长期存在和发展’明确规定这一基本政治制度决非权宜之计,将作为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一大特色坚持执行。它与‘发展是硬道理’一样,对于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建设同样可称之为不磨之论。坚持贯彻‘长期存在和发展’,必将使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以其先进性和优越性大力推进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2006年,温家宝来到医院,看望民建中央名誉主席孙起孟。(资料图)

  2006年1月26日新华网《温家宝新春看望雷洁琼、孙起孟、经叔平》“您对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是有功劳的”报道: 2006年1月22日,在新春佳节即将来到时,温家宝看望孙起孟高兴地对孙老说:“今天是小年,我给您拜年,我有几件事跟您说。第一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您是有功劳的。从1949年起,你担任过第一届政协副秘书长、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秘书长兼人事局局长。党中央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您。你和中国共产党亲密无间、荣辱与共。”
  温家宝带着肯定的语气说:“我们党再大,党员在全国人口中还是少数。我们要坚持培养大批德才兼备的党外干部,这是我们事业发展的需要。您提出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已经写入宪法,你的建议是起了重要作用的。”
  精神矍铄的孙起孟激动地说:“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个特点,是很成功的。”
  孙起孟推动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入宪”,他曾做过一个形象的比喻:多党合作好比是交响乐团,在做曲的时候,大家都可以提意见,各民主党派都应该积极参与,最后公认由共产党博采众长来定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