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领导论述
周汉民在第七届中国西部物交会暨2017秦势论坛上的演讲
(2017年6月16日)
来源: 民建陕西省委网站 日期: 2017-6-22

 

 

    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的论坛主题有三,一是大西安,二是大物流,三是大交通,我就主题本身发表三点观点。

  第一,什么叫大西安?

  西安,中国的重要古都之一,文化深厚积淀,人文精神长久,公元前2世纪开始到十五、十六世纪,跨越一千六七百年,我们的先辈一路向西,走向无限广阔的疆界之外的未知世界。刚才所有发言嘉宾都谈到,西安是古丝绸之路的起始点,这一点无容置疑,中国人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们古丝绸之路有一队从长安咸阳出发,朝北走,朝西行,一直到今天的里海、咸海,有人称这叫“北丝绸之路”。我们的前辈先贤走的更远,一路向西走到今天的地中海,又分为两支,上到土耳其,当时叫耶鲁斯坦丁堡,下到今天的以色列、耶路撒冷和埃及开鲁,我们称为“中丝绸之路”。又有一支先辈踏出的道路,走到今天的圣河印度河,向南来到今天的巴基斯坦、伊斯兰堡,今天的印度新德里,这叫“南丝绸之路”。

  先辈先贤从咸阳出发走出的三条丝绸之路,体现了什么?体现胸襟大,没有这样的胸襟,就没有义无反顾向西行的决心和排除万难,克服重重障碍和困难的勇气。由此,古丝绸之路给我们最深切的提示是我们本着合作之心,让中华民族与世界融合;我们本着开放之心,让我们永远不满足现状,有勇气面向未来;我们本着互建之心,让人民交融、交流,一定程度的交锋,最后达到必要的融合;我们更本着共赢之心,今天不仅是独乐乐的过程,应当追求共乐乐的前景。

  古丝绸之路从咸阳出发,历经千年,用习总书记上个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的话说是“恒亘万里,绵延千年”,得到刚才我提到的四个丝路精神,今天对大西安作用何为。

  论坛开幕前,我们看了今天刚开幕的博览会,时间虽短,我在现场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但心中涌动的是一种中国人的激情和豪情,以此建设西部的大交通,以此规划未来的大西安,一句话,那就是合作开放,互建共赢。今天,时代赋予西安两个特殊的使命,这两个特殊使命就是大西安的未来,

  第一个国家战略是自贸区的建设,2013年9月29日,中国第一个自贸区在上海落地,2015年4月,天津、广东、福建三个自贸区相继运行,2017年4月,北方的东北辽宁,西北陕西,中原大地的河南,长江上游的重庆、四川,中游的湖北,中下游的浙江再设七个自贸区。自贸区为什么需要,为什么有1.0的上海,2.0的天津、广东、福建,3.0十一家自贸区齐头并进,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即以更大的开放倒逼更深入的改革。于中国而言,开放是我们唯一选择的道路,改革于中国从来没有完成式,因此自贸区战略于陕西,尤其是自贸区最集中的西安责任重大,这是国家战略,因为自贸区的核心就是制度创新。

  第二个国家战略是刚才有发言人谈到,2013年9月和10月,习主席相继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西安是一带一路的桥头堡,责任重大、使命光荣、任务艰巨。今天我们所说的一带一路不是刚才我提到的“北丝绸之路”、“南丝绸之路”、“中丝绸之路”,再去做文化苦旅,更不是发丝路之情,掀动旅游的热潮,今天的一带一路叫“六廊六陆”,在陆上五个中国的港区与15个国际港口的连接叫海上丝绸之路。“六廊六陆”当中,“六陆”很好概括,即我们谈到的空路,刚才说要打造中国的孟菲斯,不就是空路吗,当然更不能离开的是我们陆路中的公路,陆路中的铁路,还有海路,尽管中国是内陆城市,但西安是中国的组成部分,中国18000公里的海疆都可以为西安所用,最后,当然是管路和通路。所以海路、铁路、公路、空路、管路、铁路这是六路,由此推动未来的六大走廊建设。

  这两大国家战略放在西安,就是大西安的内涵,如果要说大西安未来咋做,就一条,西安是伟大的历史名城,既然有两大国家责任,就当义无反顾、责无旁贷为这一民族未来的发展做出贡献。这是我第一个观感,什么叫大西安。

  第二,什么叫做大物流?

  刚才,冬玉副主席谈到物流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命脉,此言极是,物流成了中国的支柱产业,中国物流发展的规模、速度和未来的预期,世界没有国家可以比拟。比如今天的快递业,比如今天的电子商务。刚刚政府发布2017年5月的经济主要数据,经济主要数据中鼓舞我们,让我们能够有勇气对今年整年的经济发展有良好预期的指标之一,就是我们的电子商务,尤其是网上销售有新的惊人发展。

  但毋庸置疑,中国的物流今天需要深层次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年前,习主席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今天成为中国经济破解难题最主要的手段。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于物流业而言,五项任务都十分艰巨,我用几个数据来说明当下我们严重的不足。

  第一个数据是中国物流业如果放在GDP的总量中,作为支柱产业当仁不让,去年中国的物流业在中国的GDP总量中占了11.1亿,占比15%,用GDP指标来衡量,它的贡献很大,但如果以它的占比仔细分析,占比却不大,物流业可以发展,但不能有这样高的占比,发达国家物流业的占比在国家GDP总量中没有超过10%的,我们达到15%。问题何在?

  第二个数据是物流成本,今天在产品总成本中的比重有多高,当下中国的物流成本是产品总成本的40%,全世界发展中国家平均占比是15%—20%,而发达国家的占比是10%—15%,我们占了40%,所以有学者说中国的物流成本是世界的一倍有余,指的就是这一指标,这一指标必须大大的降下来。

  第三个数据同样很震撼,第三个数据是我国的多式联运极不发达,多式联运是海陆空,这里的陆包括铁路和公路,有效综合的交通网,在发达的欧洲,多式联运占物流的量是30%,而中国连5%都不到。由于这样占比之小,就使得我们的物流空置率、空转率两个指标都高,今天中国的空置率高达40%,也就是可以满车出走,空车而回,或者在某一段找不到相应的货源,由于我们多式联运的不发达,就使得我们不应该有的那些物流相关走向占了整个物流成本的25%。

  上面这三组数据急需我们高度重视,由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任务,可以浓缩为两句话。第一句话是激发或者叫解放生产力,第二句话是提振或者提升竞争力。

  解放生产力就是要让五大源泉充分涌流,生产力是五个源泉。一是人,人力资本要提升其价值,二是土地,三是资本,所以我们对投资的看法,其实很关键的是投在哪,由谁来引领这样的投资,而不是指投资本身,所以投资或者资本资源,只能占财富涌流的第三个财富。第四、第五我们忽略。第四个财富涌流是企业家要有企业家精神,工匠要有工匠精神,什么是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就是变一切不可能为可能,什么叫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是精益求精,驰而不息,这两个精神是我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非常强调的生产力的第四个源泉。第五个源泉是政府管理,管理出效益,管理出未来,此言不虚。

  由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物流领域的最重要任务就是提质增效降本,质量要提升,不是数量,效益要提高,效益有三种内涵,第一是效率,第二是效益,第三是效能。中国经济74.4万亿人民币,俨然是去年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经济总量以美元计,已经超过11万亿美元,当然与美国相比,只是它经济总量的60%,但是与第三名日本相比,我们中国的经济总量是日本经济总量的200%,这样的比较让我们知道我们不能故步自封,我们必须迎头赶上,为什么,因为效率相当低,当下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而已,而联合国今天是193个成员国,我们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作为联合国五常之一,我们对提高效率问题要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中之重。

  昨天读到胡鞍钢教授的文章,我认真拜读他的文章,文章很长,洋洋万言,其中就谈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中国经济在新常态下走向未来的根本所在”。各位都了解,此时此刻的世界经济仍然没有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今年1月,国际货币基金对世界基金增长率的预测不过是3.1%,最近由于中国的经济有回暖的迹象,调整到3.5%,今年对世界贸易增长的预测,1月只有1.7%,又由于今年1—5月中国外贸的增长是两位数,因此最近调到1.7%—3.4%的区间。各位都明白,物流与实体经济,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关系,所以请各位在关注物流的前提下,首先关注世界经济的成长和世界贸易的成长,没有经济的成长没有贸易的成长,什么是物又什么是流?因此大物流,我们指的是必须要降本提质增效。药方有三。

  一是中国通过物流法,把严格的成本控制作为法律要求;

  二是中国众多的物流业,像现在这样已经开了连续七年的西部物流和交通大会,应该倡议成立同业公会,同业公会的自律和同业公会对世界发展的敏感,应该成为这个行业非常重要的指向;

  三是中国的物流业当向世界先进的国家学习,我们的数量增长很快,我们的质量提高缓慢,不能失去向世界学习这种心态,尽管中国改革开放已经39年,但学习仍未穷息,这是我的第二个观感。

  第三,什么是大交通?

  在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今天东西南北中都以交通发展为主轴,一句俗语成了发展的主导,叫“要想富,先修路”。但今天中国的职责,尤其是它的战略定位,以及它的安全纵深,远远走出国界,所以各位要极为关注一带一路的建设。

  第一条路,西安要高度关注,这条路非中国造,但我们要用好它,如古人所云“非我所有但为我所用”叫欧亚大陆线,从哈巴罗夫斯克出发的欧亚大陆线,在中国境内穿越了东北,从满洲出境,然后到哈萨克斯坦、莫斯科,从莫斯科到基辅,然后进入欧洲波兰的华沙,最后到柏林、巴黎和伦敦,这叫欧亚线,西安大交通大物流当高度关注与它的契合。

  第二条路,中亚线,我们离中亚线的起始点何其相近,中亚线的起始点就是乌鲁木齐,从乌鲁木齐出发,进入吉尔吉斯,然后到乌兹别克,从乌兹别克到伊朗,最后到土耳其,然后在欧洲的柏林与欧亚线汇合,这是第二条线,中亚线,这条线是和你们极为相近的邻居。

  第三条线是中南线,中国与东盟十个国家在陆上紧密相连。

  第四条线是中巴经济走廊,又是从乌鲁木齐出发,这条经济走廊让我们可以直达印度洋的瓜达尔港,西安的大物流、大交通要高度关注印度洋的瓜达尔港,它在我们的行政管理之下,因为这个港口已经租赁给我们50年。

  第五条线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是我们正在规划的。

  第六条北方的中蒙经济走廊。陆上六条丝绸之路经济走廊中,至少有三条,西安的大物流、大交通、大开放应当紧密结合。

  从海上丝绸之路更是如此,刚才强市长告诉我,西安作为内陆城市的入海口,借助中国的几大港口群,我听了饶有兴味,因为提到的所有港口是我们目前准备推荐开放的五大港口。东北的辽宁港口群,请各位关注大连港、营口港、锦州港、丹东港,浙江港口群,各位关注宁波港、舟山港,上海港更不用说,作为世界最大的集装箱运输港,浦东国际机场作为世界第三大物流港机场,刚才各位说打造孟菲斯,我希望大家关注三个点,一是西宁的曹家堡机场,二是郑州机场,三是上海浦东机场,这是一个大战略,然后请各位十分关注粤港澳港口群,广州的广州港、湛江港、珠海港、汕头港,关注在粤港澳大桥通车之后的战略地位,关注新开发的横琴与澳门的关系,最后一个港口群当然是浙江和广东之后的福建港口群,大家关注它三个重要的港口,即它的福州港、湄洲湾港和厦门港,这就是大交通的概念。

  谢谢大家。